东京病院见闻录

东京病院见闻录

趁着在病房里待着有闲暇时间,记录一下这第二次的肾穿刺活检手术(Kidney biopsy)的见闻,以及与在中国第一次手术的区别,谈谈中日两国医疗制度的区别。

病史

从2020年6月份第一次因高烧出现肉眼血尿开始,我就做好了与慢性肾炎相伴一生的准备,2020年7月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活检手术,确诊为 IgA 肾病

医学界对于 IgA 肾病的成因普遍存疑,但个人回忆可能与我在小学时沉迷于玩耍同学带来的20多克液态汞相关(未经严格论证,仅仅是猜测)。

事已至此,做好预后才是关键。大夫比较保守,认为我的肾脏损伤水平(eGFR:肾小球滤过率)还比较早期,使用了最基本的降压和降蛋白药,并未采用激素治疗。

之后 10 月份来到日本,开始了在日本的求医问诊之路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