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京病院见闻录

东京病院见闻录

趁着在病房里待着有闲暇时间,记录一下这第二次的肾穿刺活检手术(Kidney biopsy)的见闻,以及与在中国第一次手术的区别,谈谈中日两国医疗制度的区别。

病史

从2020年6月份第一次因高烧出现肉眼血尿开始,我就做好了与慢性肾炎相伴一生的准备,2020年7月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活检手术,确诊为 IgA 肾病

医学界对于 IgA 肾病的成因普遍存疑,但个人回忆可能与我在小学时沉迷于玩耍同学带来的20多克液态汞相关(未经严格论证,仅仅是猜测)。

事已至此,做好预后才是关键。大夫比较保守,认为我的肾脏损伤水平(eGFR:肾小球滤过率)还比较早期,使用了最基本的降压和降蛋白药,并未采用激素治疗。

之后 10 月份来到日本,开始了在日本的求医问诊之路。

医院的选择

经过与各方朋友的讨论,决定了医院的选择,同时将房子买到这附近,便于后续长期的预后疗程。

我来到的这家圣路加国际医院(St. Luke’s International Hospital)是一家随处可以见到圣经的,始建于 1901 年的美国医院。里面的大部分医生和护士都会说英语,医院规模非常大,医疗和医护设施非常好。离我家只有5分钟车程,对于不会说日语的我来说,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所医院在《新闻周刊》「2021年全球最佳医院」中排名第18,日本第二,仅次于著名的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。(来源

promo20100819.jpeg

流程

从第一次来到圣路加,到最终决定手术,进行了大约半年左右的研究和观察。最开始只是维持人民医院的诊断结果,服用相同的药物。在注射完第二针 Moderna 新冠疫苗出现血尿之后,医生决定再次手术确定病理。中国的活检结果在他看来,似乎并不具备参考价值。

手术前1个月已经进行了必要的检测(血常规、尿常规、生化、心电图、免疫、CT、Echo 等等等等),手术过程只需要2泊3日的住院时间,确定术后没有出血即可出院。相比之下,在人民医院的住院阶段持续了7天。

手术当天

由于我太紧张了,所有流程都提前了1个小时进行。8点钟来到医院等待住院部开门,交了10万日元押金,之后由工作人员带领来到10层自己的病房里,等待医生的到来。

病房是免费的(如果免费病房住满了,会安排收费病房,每天 33000 日元最少),屋内面积很小但设施相当齐全和豪华,与我在人民医院时的3人间病房相比简直天壤之别,后者还要每天1000人民币左右的房间费。

手术过程全程在病房里进行。床头有无影灯、病床上有各类接口、屋内也有一些小型设备,为手术提供了所需的环境,不必在车上被推来推去,感觉非常好。

护士给我埋下了静脉滞留针,开始点滴,似乎是有止痛镇静成分;之后进行了一次简单的采血、体温血压和血氧测量;然后进来的手术团队就把我接管了。

IMG_3049 Large.png

有 5-6 名医生给我进行手术,期间医生听我一直说 surgery 给我解释:严格来说,Kidney Biopsy 不算手术,仅仅是拿一根针刺到肾脏里,取一块或多块活体组织,拿到显微镜下观看它的结构和损伤情况,来确定具体的肾脏病理和治疗方案的手段,最多只是个 operation。

手术实施过程中除了麻药那3针稍微有点刺痛感,其余时间毫无知觉,除了我紧绷的肌肉让她特别用力提醒我放松之外,与在国内的感觉大致相同。但国内那次手术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肾脏被抓了一下,而这次没有。医生采集了3块肾脏组织,观察了没有出血现象后,满意离开。

卧床24小时

最痛苦的过程反而是手术后的卧床阶段。前6个小时甚至不可以移动双腿,之后的18小时不可以翻身,必须平躺,腿上绑了预防血栓的自动按摩装置。术后的晚上我一夜未眠,后背疼到无法入睡,吃饭和排尿也是两个比较大的问题,平时顺理成章的事情,躺下了就变得不一样了:特别是排尿如果不顺利,还要上噩梦般的尿管,简直是处刑。

感谢过程中对我悉心照料的結衣护士,让我这难熬的24小时变得好受了一点。

日本医院的护士大概相当于国内病房里的护士+护工。結衣妹妹的工作非常的细致和体贴,也非常的辛苦:努力地使用翻译软件,用中文在黑板上写下了注意事项;帮我把不容易躺着吃的米饭亲手揉成了饭团🍙;温柔的帮我按摩背部和屁股;躺着排尿会跟我说頑張って,顺利完成后还会说すごい。(虽然很恥ずかしい但是请和我结婚吧!結衣ちゃん!)

IMG_3064 Large.png
IMG_3067 Large.png
IMG_3066 Large.png

剩下1天的,悠闲的住院时光

熬过了24小时,顺利下床后,就可以在医院内自由活动了。吃腻了低蛋白餐,于是去吃了医院餐厅的定食午餐,去 7-11 买了点甜品,去星巴克买了杯咖啡,带到病房的窗前,享受起了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IMG_3072 Large.png

这两天的住院真正体会到了顶级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,再加上日本是个注重服务的国家,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的享受。明天离院时将要面临保险和费用相关的复杂流程,届时再来更新。

Author

Archean Zhang

Posted on

2022-02-04

Updated on

2022-05-09

Licensed under

Comments